1566章 我就没受过欺负呀(1 / 1)

修仙琐录 望月归舟 1187 字 1个月前

九天后,他们穿过了这片宽达百万里的雪雾迷障。

继遭受三足妖兽的第一次攻击后,其后他们又遇到了四次攻击,最强一次攻击有三头元婴中期级别的三足雪兽参与,但雪兽最大依仗就是靠雪雾让人难辨其位置,坠儿的神通正好成了它们的克星,所以穿越雪雾之行也就有惊无险了。

过了迷蒙的雪雾迷障,眼前景物明晰起来时,大家都舒了一口闷气,这九天真是够他们受的了,雾障这边天地显得正常了些,虽然还是冰天雪地,树木也还是很奇特,但多少有点正常林木的影子了。

一行人在迷雾边上找了片密林暂作休整,此刻本该是坠儿大吹大擂的好时机,可坠儿把怀里抱着的一只像松鼠样的小兽放开后就坐在雪地上默然不语了,吕罡想追上去把那只小兽给杀了,沈清却制止了他,这小兽是坠儿捉住的,后半段路程全靠它的帮助才让大家不致迷失方向顺利的走出迷雾。这小兽灵智很低,不虞它会泄露什么秘密,所以沈清见坠儿放了小兽后才拦住了吕罡。

沈清让大家尽快休整,她则坐到了坠儿身边问:“你在想什么?”

坠儿望着远方眼中带着些迷茫道:“与兽类能沟通的这项本领让我觉得自己与它们是相连的,靠这本事屠杀它们……我觉得内心不安。”

沈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可你不杀它们,它们就会杀你的,而且妖兽正在肆虐南靖洲,你的同门正在惨死在它们的手下。”

坠儿摇头道:“可这些妖兽没有去南靖洲啊?是咱们跑到它们的家里屠杀它们来了。”

“现在没去,难保它们以后就不会去,你不想帮你的同门了?不想为南靖洲尽一份力了?”

“我当然想,可那也不能滥杀无辜啊。”

“你之前可是特别恨妖兽的,巴不得能把它们都杀光。”

坠儿点头道:“是,可自从我具备了与它们沟通的能力后,我感知到了它们心里的想法,这也包括和吞天、小猴子以及乌黑,觉得它们的喜怒哀乐和咱们是一样的,它们中也有好有坏,比如带咱们走出迷雾的那只小兽,它就很善良,我一安抚它,它就很愿意与我亲近了,我以前视所有妖兽为敌的想法肯定是不对的。”

沈清到这时才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这世上的许多仇恨都是因无知与误解而生出的,你们这些见识少的小家伙最容易走向极端,加上一些人别有用心的鼓动,你们就更难看清本源了,许多妖兽灵智偏低,它们更容易受蛊惑,人族与妖兽的关系因大量的盲目仇杀而变得愈发敌对,到现在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死敌,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坠儿似有所悟的缓缓点了下头。

沈清继续道:“其实何止妖兽,我们与蒲云洲的关系也有类似之处,前推若干年,两地本为一体,仅管有不少天险阻隔,但两边的修士依然是多有来往的,随后千宗会兴起,才把所有通途给断绝了,千宗会的那些人为了达到奴役本地修士的目的,故意挑起两地的仇杀,让本地修士与南靖洲修士对立起来,同时宣扬南靖洲时刻准备着要大举杀过来,让他们认为只有千宗会才能保护他们,进而心甘情愿的受奴役驱使。”

坠儿又点了头。

沈清淡淡一笑道:“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这些年幼无知的蠢货没几个是愿意多作思考的,最感兴趣的是历次大战的精彩与辉煌,期盼着自己以后也能在战场上斩将夺旗大放异彩,全然不会去想为何要去战,该不该战。”

坠儿不满道:“你说的那种蠢货是吕罡那样的,我没那么蠢。”

沈清不屑的用眼角瞥着他道:“你没想过去与蒲云洲作战?你不仇视蒲云洲的修士?进入蒲云洲前你们三个还商量着要找机会宰几个蒲云洲的修士呢,别以为我没听见。”

坠儿老脸发红,为自己三人辩白道:“那还不是因为我们的师兄师姐常说要去杀蒲云洲修士的话,我们从小听的就是这些,况且与蒲云洲打的最凶的当属天律盟,在我们看来天律盟做的事当然不会有错了。”

沈清微微摇着头道:“天律盟对抗蒲云洲与对抗妖兽是同出一辙的,双方已成水火之势,难有和平共处的余地了,其实各方的大修士对仇视的根源都是心知肚明的,但下面的人则少有清醒的,咱们南靖洲这边还好些,但为了自保不得不战,要战就得靠宣扬战功来提升士气,这就让众多热血之人,短视之人迷失其中了,此中就包括你们的那些师兄师姐。”

坠儿听她有贬低自己同门的意思,遂辩驳道:“既然是不得不战,那清醒不清醒结果都是一样的,热血沸腾更能坚定不移的保疆护土,有何不好?要是让妖兽或蒲云洲的人占据了南靖洲,大家岂不都要遭受劫难?”

沈清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清明的看着他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我没那么多牵挂了,有了可以置身事外的心境,南靖洲的存亡对我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希望你也能早日看淡这些,就像看淡尘世一样看淡修界的是是非非,唯有如此才能脱离修界进入更高一层的境地。”

坠儿仰头望了望天,然后又看了看在远处打坐的几个人,皱着眉头道:“谁又知道更高一层境地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其实在我看来,生活在修界并不比生活在尘世好多少,我这些年过得就挺没意思的,要是守在爹娘身边肯定能更快活些,如今闯荡天涯,遇到了许多不错的人,经历了一些有趣的事,刚觉得有点趣味了,你又让我看淡修界去往更高境地,就算能上去了就一定比现在好吗?”

沈清听得大为发愁,劝告道:“你是因为太眷恋爹娘了,所以才一直过的挺苦的,现在之所以觉得有些趣味了是因为你刚刚把尘缘看淡了些的缘故,我自小就没你这种牵绊,所以一直过的很不错,这是你个人原因,并非是修界不如凡尘,我也知道你在乾虚宫多年受兴鹏等人的欺负,过得不太好,可那也是你个人的遭遇,我就没受过欺负呀。”

坠儿不以为然的翻了她一眼道:“你过的好那也是你个人的遭遇,像你这么好命的才是少数,你别弄反了。”

“我承认像我这么顺风顺水的不太多,但你这样的也是少数,他们两个就不像你那么苦吧?”沈清指了指吕罡和舒颜。

感谢jimmy师兄的月票。首发网易云阅读,希望大家过来支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